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死亡万花筒_ 39.你吃醋了吗-

时间:2021-01-06 20:5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西子绪小说死亡万花筒 39.你吃醋了吗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张冕的性格似乎非常外向, 配上那张娃娃脸更是亲和力十足, 他笑起来露出嘴角边的两个小酒窝, 看起来分外的可爱。

    屋子里的人对他态度都十分亲切,除了程千里这货。

    “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张冕来的第二天, 程千里就找到了林秋石嘟嘟囔囔,嘴里一个劲的碎碎念着自己的不满。

    “为什么不喜欢?”林秋石对张冕的印象也不错。

    “你没发现他来之后阮哥都带着他了吗?”程千里说,“他都不带我们了……”

    林秋石沉默片刻。

    程千里眼巴巴的看着林秋石渴求他的认同:“你是不是也这么想的?”

    “不是。”林秋石很耿直的回答, “不带我们不是件好事么?你难道还想经常进门?”

    程千里:“……”好像……还真有点道理。

    不过阮南烛对张冕的确是挺特殊的,一周之内至少带着他进了三四次门,张冕也适应的不错,很快就适应了门内外的转换。

    至于林秋石,阮南烛只是叮嘱他好好休息身体。

    从外人看来, 阮南烛肯定是想培养张冕,才带着他这样冒险,但林秋石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一时间又无法找到那个违和的点。

    某天早晨,张冕突然和林秋石打了个招呼, 委婉的问他组织里还有没有别的人。

    林秋石当时正在吃早饭,听到这话莫名其妙:“别的人?什么意思?”

    张冕:“就是其他队员啊。”他笑起来, 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窝, 看起来格外可爱,“你没有见过他们吗?”

    林秋石摇摇头。

    “哦, 阮哥昨天带着我去见了其他队员呢。”张冕说, “所以我有点好奇, 我们团队到底有多少人。”

    这问题就比较敏感了,林秋石就算知道也不可能告诉他,况且他还什么都不知道,于是他摇摇头,示意自己不清楚。

    张冕哦了声,倒也没有追问。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到了桌子上,不多不少都和张冕说了几句话。林秋石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便是屋子里除了几个特殊的人之外,所有人说话的时候都在对张冕笑。

    陈非在笑,易曼曼在笑,卢艳雪也在笑,并且还是那种无比灿烂的笑容,看的林秋石着实莫名其妙了起来。

    程千里这货就不说了,这屋子里唯一看到张冕没笑的,就是本来就没什么表情的程一榭了。

    林秋石有点懵,一时间无法明白这屋子里的人到底都怎么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阮南烛依旧和张冕共同行动,两人都不见踪影。

    程千里私下里问林秋石吃不吃醋,林秋石当时正在逛论坛,听到这话第一个反应是:“吃醋?吃什么醋?你们包饺子了?”

    程千里:“……”林秋石你还行不行啊。

    见林秋石还是不明白,程千里只好把话挑明了,说阮哥现在所有注意力都在新人身上,你就不觉得不甘心吗?进门也好,认识阮哥也好,明明是你先的……

    林秋石惊了:“又不是谈恋爱,这还讲究个先来后到?”

    程千里:“……你真的不吃醋?”

    林秋石狐疑的看着程千里,说要不要我把你哥叫来,把你脑袋的里的水拍干净?

    程千里:“不了不了。”听到他哥的名字,程千里秒怂,转身就溜了。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程千里去和阮南烛说了什么,晚上吃过晚饭后,阮南烛突然把林秋石叫到了走廊上。

    他点了根烟,问林秋石要不要。

    林秋石委婉的拒绝:“我肝癌……”虽然这肝癌得的他自己都快忘了。

    阮南烛:“哦,抱歉。”他把烟灭了,“你再忍一下。”

    林秋石:“啊?”

    阮南烛:“最多一个星期。”

    林秋石说:“……”他还是不明白。

    阮南烛却不继续说了,他神情冷淡的扭头看了眼屋子里正在微笑着和众人聊天的张冕,抬手就在林秋石的头上轻轻按了一下,转身就走。

    林秋石全程懵逼脸,他还是没明白阮南烛的话是什么意思。

    但因为频繁进入门里,张冕的身体似乎有些支撑不住了,最糟糕的是最近一次入门,他甚至还因此受了伤,出来就进了医院。

    别墅里的人都去看望了他,同时表达出了对他的敬佩。

    陈非是和林秋石一起去医院的,他在医院门口买了袋水果,林秋石本来也想买的,却被陈非拦住了。

    “你别买。”陈非说,“你角色定位都不一样?”

    林秋石:“???角色定位??”

    陈非见林秋石满脸茫然,愣了片刻:“阮哥没和你说?”

    林秋石:“……说什么?”他现在觉得这一屋子的人都怪怪的。

    “算了,没什么。”陈非似乎从林秋石脸上的茫然上明白了什么,他叹了口气,道:“再坚持一个星期,就差不多了。”

    林秋石:“……”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他现在是真的不懂了。

    张冕受的伤,也不算太严重,林秋石去看他的时候,阮南烛坐在病床旁正守着他。

    张冕见到陈非他们,勉强露出笑容。

    陈非对着张冕就是一阵嘘寒问暖,并且表示如果不行了,一定要告诉阮哥,虽然这是新人的必经阶段,但是他们也是可以开后门的。

    张冕却表示自己可以坚持跟上阮南烛的节奏,希望自己早日成为团队中的一员。

    陈非闻言,露出欣慰之色,说我们好久没有见过你这样素质高的新人了,你以后一定是我们团队的骨干。

    林秋石在旁边听的没敢吭声,和张冕进出门的强度比起来,他简直就是在新手村刷怪……

    看望完张冕之后,林秋石本来以为这样的日子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毕竟张冕是阮南烛看上的人,但没想到张冕恢复之后回到别墅的第六天,就突然失踪了。

    那是个早晨,林秋石照例到楼下吃早饭,却没看见张冕的人,他等了一会儿,却见大家都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表情:“张冕呢?怎么没看到他?”

    “昨天晚上就跑了。”陈非啃着程一榭做的松饼,随口说了句。

    “跑了??”林秋石惊了,“跑了是什么意思?”他们这又不是传销组织,什么叫跑了。

    陈非说:“字面上的意思,受不了阮哥的压榨,溜了。”

    林秋石:“……”他总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重要的剧情。

    阮南烛正巧也下来了,他神情自然的坐到了林秋石的旁边,拿了个松饼也开始慢慢的啃。

    面对林秋石从头到尾的茫然,阮南烛吃完松饼之后,擦了擦手,才慢条斯理的开始解释:“过来给我们打工的。”

    “……打工??”林秋石惊了。

    “白鹿内部人员。”阮南烛说,“我们的熟人,黎东源。”

    他说话向来都是这么简洁,不过倒是字字都是关键,林秋石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瞪圆了眼睛,满目都是不敢相信:“黎东源???那人是黎东源???”

    阮南烛点头。

    林秋石:“……”

    阮南烛道:“事情还没完,你们别露馅了。”

    桌子上的都高兴的点点头,至于他们为什么那么高兴,为什么看见张冕就想笑,林秋石很快就知道了原因——阮南烛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把小纸条,那小纸条的模样只要见过的人都忘不了,便是门的线索。此时这些线索被放在了一起,跟不要钱似得,被阮南烛随手抓在手心里。

    林秋石看着这一堆小纸条无话可说,那句打工真的是太贴切了。

    “所以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林秋石无法理解黎东源的脑回路。

    “找人。”陈非笑眯眯的看了阮南烛一眼,“找祝萌……”

    林秋石:“咳咳咳咳!!”他差点没被口水呛死。

    “后来发现找不到,又被阮哥疯狂压榨劳动力……见势不对偷了阮哥屋子里的盒子溜了。”陈非说,“希望他不会以为盒子里的是真的线索吧。”

    阮南烛冷漠的笑了笑。

    林秋石看着他的笑容,却是突然想起了门里面阮南烛发现黎东源用的假钥匙来骗他们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和此时如此相似。

    “居然是这样,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啊。”程千里听完之后非常愤怒,“你们都演的那么开心,为什么我没有戏份?”

    程一榭面无表情的回答了程千里的质疑,他说:“因为你的智商不足以支撑这件事。”

    程千里:“……”

    程一榭:“有意见?”

    程千里委屈巴巴的摇头,含泪继续啃松饼。

    这屋子里没被告诉真相的好像就只有程千里和林秋石,程千里是智商不够,那自己难道也是智商受到了怀疑?林秋石正在这么想着,阮南烛却好似知道了他的想法,道:“没来得及。”

    林秋石:“……”他信了才有鬼,这有什么来不及的。

    张冕虽然走了,不过这剧本还没有完,因为他们得向外表现出因为张冕携纸条逃跑而无比愤怒,黑曜石开始严查张冕的去向——忘了说,他们组织的代称就是黑曜石。

    当然,这戏也没演多久,因为很快白鹿那边黎东源就发现自己带走的是假纸条,也明白自己暴露了身份,被当成免费劳动力使用了很久。祝萌没找到就算了,还被当猴耍,黎东源气的给阮南烛打了个电话,正欲素质十八连,阮南烛就不咸不淡的说了声祝萌也在。

    于是素质十八连瞬间变成了温柔的问候,黎东源说:“萌啊,你几岁了,结婚了没啊,咱们见个面呗,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林秋石当时也在场,听着黎东源那柔的滴出水的声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阮南烛直接把电话设置成了静音,也不知道黎东源在那边自言自语了多久才发现这事儿。

    “他居然喜欢上了祝萌。”林秋石看着面前冷淡的阮南烛,对黎东源未来的情路感到了悲哀和同情。

    “祝萌不好么?”阮南烛问了一句。

    “好啊。”林秋石说,“有谁会不喜欢祝萌呢?”毕竟人就在面前,总不能当着人的面说坏话。

    “那祝萌好还是我好?”阮南烛的思维方式似乎有些清奇。

    林秋石只见过和别人比的,没见过和自己左右互搏的,面对阮南烛认真的表情,他只能委婉的表示两人各有各的特点,没必要硬是比一比谁好,况且再好也是同一个嘛。

    阮南烛满意的点点头,走了。

    林秋石看着他的背影,深深的怀疑这人是不是有点精分。

    黎东源似乎是被阮南烛坑惨了,他错把那纸条当真后就去接了个活儿,然后最可怜的是那纸条上的内容居然还真是和他进入的世界沾了点关系,阴差阳错之下差点翻车。

    于是那段时间黎东源天天给阮南烛打电话企图对他进行人身攻击,阮南烛威胁他再打电话就让祝萌把他拉黑,黎东源这才作罢。

    不过由此看来,黎东源的确是对未曾谋面的萌萌姑娘,情根深种了。

    林秋石怜悯的想也不知道他知道祝萌就是眼前的男人会是什么表情。

    托黎东源的福,他们收集了一大堆门的线索,林秋石一直不知道这线索到底怎么用,还是陈非和他解释了。

    一般情况下,带着线索的人都会被分在不同的世界,也就是说一个世界,原则上最多出现一个带着线索纸条的人。但是也有过例外,这例外陈非没有细说,想来应该是什么很不容易出现的特殊情况。

    有线索的人,会进入线索所对应的门内,这样纸条就成了非常重要的东西。但是线索也分了难度,比如前段时间阮南烛带着黎东源疯狂的接活儿,进的基本都是难度比较低的门,所以线索对应的门的难度也不高。比如林秋石想进自己的第六扇,就必须用上次阮南烛拿到的第五扇的门的线索,如果他带的是别的第二扇门的线索,就有可能出现线索和该世界不对应的情况。

    也正因如此,阮南烛如果要接活儿,就得不停的进出门内获得线索以保证服务对象的安全。

    这是危险性比较大的工作,但看阮南烛已经是非常的熟练。

    把黎东源狠狠的坑了一把,按理说白鹿和黑曜石应该算是结下了梁子,但奈何还有个祝萌当做润滑剂,所以黎东源倒也没有和阮南烛彻底撕破脸皮,甚至还委婉的表示他们可以合作——如果祝萌在的话。

    “可以啊。”阮南烛答应的很无所谓,黎东源也是过了第九扇门的人了,实力肯定不弱,有个这样的人作保障自然是好事。至于祝萌……看他心情再说吧。

    林秋石休息了三个月,身体基本恢复的差不多了。

    本来没了工作,他还在担心生活来源,正打算找点短工做做,谁知道阮南烛却找他要了卡,然后往他的卡里打了五十万。

    林秋石看着短信里的数字发呆,说:“南烛,你这是什么意思?”

    阮南烛:“生活费。”

    林秋石:“……这里还负责发生活费的??”

    阮南烛:“当然不是白拿的。”他说,“我有个客户的下一扇门时间差不多了,我准备带她一起进去,你一起吧。”

    林秋石:“我能一起嘛?”他有点不好意思,“我怕自己拖后腿。”

    “打BOSS之前总要多刷刷经验。”阮南烛道,“门这种事情,多进去几次就习惯了。”

    林秋石:“……”他看了眼在旁边看恐怖小说看的面部扭曲的程千里。

    阮南烛:“别拿程千里当例子。”

    程千里在旁边听到阮南烛说他的名字,莫名其妙的扭头:“阮哥你叫我?”

    阮南烛:“嗯,夸你呢。”

    程千里:“哦,嘿嘿嘿嘿。”

    林秋石觉得程千里真的是让人不忍心看,怎么能傻成这样。

    虽然内心有些惴惴不安和迟疑,但阮南烛镇定的态度还是让林秋石的心情平静了下来。

    和林秋石说完这事儿的第二天下午,阮南烛就带着他见了客户。

    林秋石本来以为这客户是个普通人,却没想到居然是那个他曾经在第二扇门里见过的许晓橙,也就是现实世界十分火爆的一个女明星,真名叫做谭枣枣。

    和门内害羞的许晓橙不同,现实世界的谭枣枣走的是成熟性感风,一头波浪大卷发,穿着一袭红色的长裙,身材凹凸有致,很是吸引人眼球。

    她气势逼人,旁人很难驾驭,阮南烛却丝毫不逊于她,两人面对面的坐着,养眼极了。

    “你条件这么好,真的不考虑进娱乐圈?”谭枣枣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进了娱乐圈不也得来找我。”阮南烛随口应付,“这位你认识,余林林。”

    谭枣枣开始根本没看林秋石,听到余林林这个名字,才将目光转到了林秋石的身上。大约是想起了门内的经历,谭枣枣的目光柔和了许多:“你比门内更可爱。”

    林秋石:“……谢谢。”他一个大男人,被女孩子夸可爱着实不是太高兴的事。

    “他和我们一起进去。”阮南烛说,“没问题吧?”

    “你没有问题,我自然也没有。”谭枣枣说,“合作愉快。”

    阮南烛点头。

    两人又聊了一些细节,具体就是价格和谁带线索纸条之类的事,谈完之后谭枣枣请他们吃了顿饭。

    吃饭期间,谭枣枣倒是对林秋石相当有兴趣,话题都围绕在林秋石的身上。

    到后面阮南烛却似乎有些不高兴了,他截断了谭枣枣的话题,直言表示:“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大家只是合作关系,不必了解的那么详细。”

    谭枣枣似笑非笑:“可是我只是想了解林林。”

    阮南烛放下刀叉:“我饱了。”

    林秋石:“……”你面前的牛排才吃了一口呢。

    谭枣枣:“……”阮南烛你太小气了吧。

    反正阮南烛说饱了,其他人也拿他没办法,结果刚从牛排餐厅出来,阮南烛就拉着林秋石去了旁边的饭店,又点了一桌子的饭菜。

    林秋石:“……你不是饱了吗?”

    阮南烛:“又饿了。”

    林秋石:“……”你为什么能说的这么坦然啊。

    感觉对待阮南烛就得像对待小孩子似得宠着,林秋石无奈的叹息,但也没有深究,阮南烛说谭枣枣是个比较特殊的客户,一般他们接活儿都是不会和客户见面的,但谭枣枣是他熟人介绍,再加上身份特殊,所以才会和她在现实里会面。

    “可是不和客户见面,要怎么和他们进同一扇门?”这是林秋石想不明白的地方。

    阮南烛从兜里掏出了几个银镯子,道:“这个。”

    那银镯子很普通,只是上面雕琢着一些繁复的文字,这些文字林秋石没一个看得懂,他伸手捏住了一个镯子,感觉那镯子入手之后,便是一阵凉意,仿佛是用冰镇过一样。

    “这镯子……”林秋石说,“是门里面的东西?”

    阮南烛点点头:“其中一个世界的。”

    林秋石哦了声,把镯子放了回去。

    “接活一般是在特别的论坛上,需要交纳巨额的保障金。”阮南烛说,“除了保障金之外的就是劳务费,保障金会在客户退还镯子之后返还给客户。”

    林秋石:“……你们还有产业链啊?”

    阮南烛摊手:“那当然,我们也是要生活的,总不能喝西北风吧。”

    确实如此,林秋石点点头:“但五十万也太多了,我……”

    他正要说自己不需要那么多的钱,就被阮南烛打断了:“那是买命钱,你觉得自己的命不值五十万?”

    林秋石哑然。

    阮南烛道:“每次进门都是巨大的风险,都有可能没办法出来,人没了,总要给外面的人留点东西。”

    倒也是这么个道理,虽然林秋石无牵无挂,但也理解阮南烛所说的话。将死之人,总会担心自己身边的人,儿子妻子,父亲母亲,人如果没了,总该给他们留下一些保障的东西。

    想通了这个,林秋石便受了阮南烛的好意。

    “这是谭枣枣的第三扇门,具体进门时间应该是在一周之后。”阮南烛说,“线索条我明天早晨告诉你。”

    林秋石嗯了声。

    “合作愉快。”阮南烛对着林秋石伸出了手。

    “合作愉快。”林秋石笑了起来。

    之前的几次门,几乎都是阮南烛带着林秋石过的,这是他们两个正式意义上的一次合作,林秋石虽然心中忐忑但又感到了一种隐隐的兴奋。

    门内的世界虽然可怕,但身边的人却让他不再恐惧。无论是鬼神,亦或者死亡,仿佛世间并无绝境,柳暗之处,终有花明。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