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穿到天堂怎么办_ 232.第六十七夜-

时间:2021-05-10 14:2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沐清流小说穿到天堂怎么办 232.第六十七夜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此为防盗章节, 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 请小可爱支持正版~么么啾~  利维坦的身形虽然变小了, 力气和动静却并没有减弱分毫,当它飞驰在海面上的时候,海水都因此被分割成了两面高高的海墙, 无数游鱼在感知到它的到来前已经凭着本能躲得老远。

    利维坦的动静那么大, 贝利尔自然不可能注意不到,不过他现在还有事要做, 并不想理利维坦这个丝毫没有反抗精神的小蠢货。

    话虽如此, 贝利尔却也没驱赶一路尾随自己的利维坦。

    混沌界的大海极为辽阔, 几乎没有尽头,唯一的陆地被包裹在蔚蓝海水的正中央。

    终于踏上那黑色的土地时, 贝利尔回过头, 最后看了眼盘在海岸线上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利维坦,“你真的不上岸?”

    利维坦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又着急地转了个圈, 仍不敢踏上陆地分毫。

    耐心告罄, 贝利尔冷笑一声, 终于头也不回地走了。

    利维坦趴在海岸线上,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眼泪吧嗒吧嗒掉了下来。

    这是一片对贝利尔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

    说熟悉, 是因为他曾于梦境中无数次见到人类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说陌生, 则是因为这里目前并没有任何有灵智的生命, 只有花鸟昆虫, 飞禽走兽。

    至于人类,估计上帝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把他们造出来。

    在大地上逛了一圈,把每个地方大致都有些什么东西一一记在脑子里,贝利尔摘了几颗火龙果和石榴,再次来到海边。

    一直等在此处不肯离开的利维坦完全没想到竟然真的还能再见到贝利尔,原本蔫蔫耷拉着的尾巴立刻竖了起来,开心地在海中拍来拍去,长长的颈项也抻得笔直,“嗷嗷”叫着欢迎贝利尔归来。

    那模样,像极了见到主人回家的大狗,让从来没养过宠物的贝利尔心中蓦地生出一丝诡异的满足感。

    虽然这家伙又丑又蠢,但好像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被利维坦亮晶晶的目光看得龙心大悦,贝利尔当即把那几颗火龙果抛给了它。

    利维坦立刻张大了嘴巴,咕噜噜就把那几颗红彤彤的火龙果囫囵个吞了下去,而后欢快地对贝利尔叫了两声,又盯上了贝利尔手中的石榴。

    慢条斯理地把石榴皮融掉,粉水晶般的果肉让贝利尔微微皱起了眉头。

    拈了一颗果粒放进嘴里轻轻咬了一口,又酸又涩的感觉让贝利尔脸都快绿了——这味道和冥石榴比真是差远了!

    不,是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上帝在造物的时候难道完全不管它们好不好吃吗???

    瞪眼望着那颗徒有其表的石榴,贝利尔最终还是把它抛给了利维坦,利维坦很高兴地又把它整个吞了下去,完全没尝出一丝酸涩的味道,开心得像个傻子。

    “我要走了。”吃完所有果子,贝利尔懒懒拍了拍手,对利维坦道。

    原本正开心地又转起圈圈的利维坦闻言,顿时僵住了,眨眼间游到贝利尔的腿边,一边嗷嗷叫着一边不舍地满地打滚,间或蹭蹭贝利尔的小腿,无论如何也不想让他走。

    长得这么丑竟然还敢强行卖萌,这世上估计也就利维坦能做出这样毫无自觉的蠢事了。

    为了避免以后再被辣到眼睛,贝利尔不得不对利维坦道:“你有没有尝试过化形?”

    身为上帝的第一个造物,身负混沌之力的利维坦其实比炽天使也差不到哪去,甚至很有可能是这世间除神以外唯一比绝大多数炽天使还要强的存在,所以贝利尔觉得,只要这家伙愿意,应该很容易就能化成人形才对。

    之所以到现在还是这幅丑萌的模样,估计很有可能是利维坦本身根本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自觉。

    想到这,贝利尔一脚踹开想用身体在他腿上打个死结的利维坦,手指一挥就把那黑色的大蛇变作了一个黑发金眸的俊美少年。

    冷不丁化成人形,本体为玄蛇模样的利维坦根本连站都站不住,“噗通”一声平躺进了海里,浑身没骨头似的在海中扭啊扭,边扭还边好奇地用四肢扑腾水花,间或兴奋地对贝利尔嗷嗷叫两声。

    总觉得更辣眼睛了呢……

    无奈地扶额,幻化出一面水镜对着利维坦砸了下去,贝利尔严厉地对它道:“在我下次见到你之前,我希望你能学会自己控制身体的大小,并能熟练地化作现在的模样,掌握好对这种形态身体的控制力。”

    捧着镜子看着其中与贝利尔外形相似的少年,利维坦好奇地抵住镜子,想知道在这东西中藏着的人影究竟是谁。

    却没想到脑门刚一碰上去,那镜子就四分五裂成了一堆碎片,哗啦啦落入海中,转瞬便消失不见。

    它惊恐地仰起脑袋,委屈地嗷嗷冲贝利尔叫着,似乎不明白那镜中的少年去了哪里。

    全程围观利维坦犯蠢的贝利尔被它叫得脑仁疼,拎起他的一只耳朵,咬牙切齿地道:“刚才那个人影就是你!下次要是还不会变成那个样子,我就抽你。还有,上帝在造你的时候应该赐予了你语言的传承,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要是还说不明白话,我还抽你。”

    担心语言的威慑力不够,贝利尔又幻化出之前那条把利维坦抽得嘤嘤嘤的黑鞭,抵在它鼻尖下,面无表情地问它,“听懂了吗?”

    利维坦哭唧唧地点头。

    “能做到吗?”贝利尔眯眼再问。

    利维坦小鸡啄米状狂点头。

    “嗯,这才乖。”贝利尔满意地摸了摸它的狗头。

    “你好好练习,什么时候练好了,我再来看你。”踏出梦境前,贝利尔最后对利维坦道。

    利维坦不舍地看着他消失在两扇神秘至极的黑水晶大门后,身体“嘭”地变回庞大的原形。

    混沌界的深海之下,原本困于梦境的混沌龙猛地睁开了眼睛。

    ……

    离开利维坦的梦境后,贝利尔并没有在自己的黑暗本源中多做停留。

    虽说不想在天堂搬砖,但这个世界怎么说也是上帝创造的,天堂又在上帝的眼皮底下,在整个天堂都热火朝天搞建设的时候,他总不能懒得太嚣张,万一因此触怒上帝就不好了。

    这么想着,贝利尔的意识缓缓上浮,终于从沉眠中醒了过来。

    天堂第一重,月星天。

    察觉到安静多时的云床似乎有了声响,正和阿斯蒙蒂斯说着什么的加百列顿了顿,立刻放下手中的纸张,快步走到云床边。

    “贝利尔,你醒了?”声音柔美的大天使长轻声问道。

    小手捂住紧闭的眼睛,刚在熟悉的黑暗中休息了一阵子的贝利尔十分不想看到普照整个天堂的圣光。

    但加百列还在等着他。

    心底叹了口气,贝利尔这才缓缓移开掌心,慢慢睁开琥珀色的眼睛。

    “加百列,我已经没事了。”圆嘟嘟的小脸上绽开一个甜美的笑容,决定在天堂把“小白花路线”贯彻到底的贝利尔微笑着说道。

    见阿斯蒙蒂斯也来到了云床边,贝利尔抬起头眼巴巴看了眼阿斯蒙蒂斯,不太好意思地对他和加百列道:“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那自责的小模样,把加百列的心都快萌化了,到底还是没控制住蠢蠢欲动的爪子,一把摸上贝利尔柔软的银灰色小脑袋。

    “加百列。”阿斯蒙蒂斯不赞同地看着她。

    “咳……不好意思,一时没控制住……”不舍地把手从那毛茸茸的小脑袋上移开,加百列小心翼翼地看了贝利尔一眼,发觉贝利尔面上并没有任何不悦,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我的头很好摸吗?”贝利尔忽然问道。

    话音一落,本就心虚的加百列顿时被呛得狠狠咳嗽起来,“咳咳咳咳……!!!”

    贝利尔找到利维坦的时候,那黑色玄蛇模样的混沌龙正死鱼一样趴在一块黑漆漆的礁石上晒太阳,细长的尾巴偶尔在海面上划出一道道落寞的涟漪。

    挑眉看着利维坦比本体苗条了不少的身形,贝利尔笑着对它道:“已经学会控制身体的大小了?”

    听到贝利尔的声音,利维坦原本软趴趴的身体登时绷得笔直,险些从礁石上滑下去,赶忙用尾巴缠在礁石上稳住身体。

    细长的身体晃啊晃,金色的竖瞳亮晶晶地望着半空中的贝利尔,利维坦兴奋地“嗷嗷”叫了几声。

    “啪!”幻化出的黑鞭在那玄蛇身上不轻不重地抽了一鞭子,见利维坦疼得一哆嗦,贝利尔这才不太高兴地道:“我上次说过,这次再见面时如果你还不会说话,我就抽你。”

    眯眼看着利维坦,贝利尔眼中满是挑剔,“看来你根本不记得我的话。”

    那玄蛇闻言,连忙摇动细长的脑袋,着急地张大了嘴想要说什么,叫声刚要出口,立刻想起贝利尔刚才那一鞭,急得深呼吸了几次,才终于高声叫道:“利维坦!利维坦!”

    发音比上次连贯了许多,也圆润了许多,可见确实练习过。

    贝利尔这才脸色稍霁,降落到那块黑色的礁石上,坐在利维坦身边懒洋洋问它,“还会说什么?”

    “利维坦!”又叫了一声自己的名字,利维坦开心地蹭了蹭贝利尔的裤腿,在贝利尔腿上缠了几圈,这才断断续续地问他,“你……你是……什么?”

    “我是什么?”笑容古怪地重复利维坦的话,贝利尔这才想起来,他好像至今还没告诉过利维坦自己的名字,当即笑着对利维坦道:“我是贝利尔。”

    “贝……贝利!”

    “贝利……贝……贝贝!”

    似乎不会发这名字的尾音,利维坦扭着身子尝试了半天后,还是没能完整地念出贝利尔的名字,顿时急得喊了起来,“贝贝!贝贝!”

    第一次听谁这么叫自己的名字,贝利尔还感觉挺新鲜,不过还是捏着利维坦的脖子纠正道:“是贝利尔,不是贝贝。”

    利维坦:“贝贝~”

    贝利尔:……算了,你开心就好。

    虽然利维坦已经能控制好身形的大小,但这一身滑腻冰冷的鳞片还是让贝利尔感觉不太舒服。

    拍了拍利维坦的小脑袋,贝利尔问它,“之前教给你的化形,练习得怎么样了?”

    利维坦听后身形一僵,金色的竖瞳小心翼翼地看着贝利尔,在看到贝利尔眯起眼睛不太高兴地“嗯?”了一声后,顿时在贝利尔脚边软成了一坨。

    “别装死,起来变给我看看。”踢了踢努力装死的大蛇,贝利尔面无表情地道。

    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瞄了会儿贝利尔,当看到贝利尔正眯着眼睛瞪着它的时候,利维坦终于嘤嘤嘤地扭动着身体,“啪叽”一声化了形,眨眼便光溜溜软趴趴地糊在了巨大的黑色礁石上。

    捏起利维坦的下巴看了看,发现确实是自己上次给它变的那张脸,贝利尔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过,在看到利维坦仍覆满鳞片完全没有任何变化的下半身时,贝利尔原本刚要露出一丝笑意的脸色顿时又黑了下去。

    “你这下半身是怎么回事?”用鞭子捅了捅那粗壮的蛇身,贝利尔皱眉问道。

    尾巴在海水中心虚地划来划去,利维坦把脑袋埋在石头缝里,哼哼唧唧地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一直不曾离开海水的蛇尾,贝利尔忽然福至心灵,在利维坦湿漉漉的黑发上揉了一把,“你难道还不敢离开大海?”

    没想到贝利尔会这么轻易就看穿自己的心思,利维坦终于抬起头来,金色的蛇瞳眼巴巴地望着贝利尔,泪眼汪汪的样子好像生怕贝利尔会一气之下就此消失。

    轻轻“啧”了一声,被那样可怜兮兮的目光看得心生恻隐,贝利尔无奈地笑骂它,“你怎么就那么听话?简直蠢死了。”

    野兽般的直觉让利维坦察觉到贝利尔并没有生气,当即又开心地抱住贝利尔的大腿,高声叫着“贝贝!贝贝!”

    “好了好了,别叫了。”伸手在利维坦光洁的额头上戳了戳,让它远离自己的身体,知道利维坦不是真的化不了形后,贝利尔决定先把教利维坦说话这件事搞定——通过化形进度的对比,贝利尔终于发现利维坦在语言方面根本不具备自学成才的天赋。

    想到曾在人类广告中看到的点读机,贝利尔在上帝给的传承中搜索了下,抽出语言的部分一股脑塞进一个连环画似的书里,把它交给利维坦。

    “你最近先跟着这东西学说话。”手指在第一页那金发金瞳周身有着浩瀚金光的人形上戳了下,贝利尔满意地听到那书册中立刻传出“神”这个词的读音。

    “神!”认出书上的形象正是自己的造物主,利维坦惊喜地接过那本黑色的书,整张脸都恨不能贴到书上,想钻进去和那里面的神说说话。

    鼻尖戳到书上的时候,书中顿时又传来一声“神”。

    它新奇地不停戳着那会说话的书,一连串“神神神神神”听得贝利尔额头上青筋暴起,忍不住又想抽它,要动鞭子的时候才发现,利维坦脸上不知何时,竟已布满了湿漉漉的泪水。

    似乎终于发觉到自己的眼睛在不停冒水,利维坦疑惑地揉了揉眼睛,眼底毫不自知的懵懂令贝利尔心中一阵翻腾。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这头蠢龙——

    和一直被父神母神护着,直到最后一刻还被保护着的他相比,有上帝这么个渣爹的利维坦实在太可怜了!

    见利维坦还在不停用手指触碰书册上的神,一遍遍跟着书册重复“神”这个词,不想再看到这令人暴躁的一幕,贝利尔终于深吸了一口气,跑去陆地上给至今不敢上岸的利维坦寻找食物去了。

    广袤无垠的苍穹之上,与天堂之中截然不同的带着冷意的风自四面八方席卷而来,贝利尔新奇地撤掉周身的防御,小小的身体立刻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浑身的毛都乱成一团。

    他却越来越开心,眼睛也越来越亮,任由风把他高高抛起,推着他在天空中翻滚,把他吹向未知的远方。

    喉咙里发出几声开心的惊叫,这还是贝利尔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活着”和“自由”。

    曾经独居于黑暗深渊中的那些岁月,他曾无数次透过网络看到世间万物为了生存挣扎着活下去的场景,身为不死不灭之神的贝利尔却完全无法体会到那种感觉。

    父神和母神把他保护得太好了,以至于他的本体甚至都无法走出深渊,连冥界的土地都不曾真正踏入过,更没有一次真切感受到过冥界那些曾令人闻风丧胆的刮骨寒风和永远咆哮着的愤怒之河。

    他虽能行走于万千梦境之中,也拥有操控梦中一切的力量,但梦之所以称之为梦,就是因为那里的一切都与真实无关。

    即使他在梦中能够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能够一眼望尽沧海桑田风烟聚散,但一旦他从梦中醒来,他就还是那个只能永远困于深渊之中的永世不能被任何人所知晓的黑暗神。

    他也曾愤怒过,不甘过,甚至想过与其那样毫无自由地活着,还不如与众神一样彻底陷入沉睡。

    但他终究还是活了下来。

    到后来,他甚至连愤怒和不甘那样的感情都不再有了,就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深渊中醒了睡,睡了醒,那样寂寞而又清醒地一直存在下去。

    贝利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由上帝所创造的希伯来世界,一开始,他也曾因为这种从未接触过的陌生环境动摇过,甚至产生过就此消散的念头,但现在,在这第一次让他感受到真切“活着”的凛冽寒风中,贝利尔终于发现,原来他是如此喜爱这个给与他新生的世界,也第一次对“活着”这件事,充满了跃跃欲试的期待和想要探索的好奇。

    这一刻,他竟然有些感激上帝创造了这个世界,也感激上帝把他留了下来。

    兀自在天空之上翻滚得欢乐的时候,自大海中传来的一阵高过一阵的哭声,忽然拉回了贝利尔的思绪。

    小小的身子微僵,贝利尔这才想起来自己跑到混沌界是来做什么的。

    被那熟悉的哭声哭得脑仁疼,贝利尔当即用风元素给自己顺了顺乱糟糟的毛,这才踩着优雅的猫步,往那哭声的源头快速掠去。

    与贝利尔曾在梦中看到的风平浪静的大海不同,或许是因为利维坦的哭声,这片望不到边际的无尽之海今天似乎格外暴躁。

    浓重的乌云在此汇聚,把碧蓝的海水染成黑色的汪洋,狂风怒号着掀起高高的海浪,咆哮着与大海深处传来的哭声交相呼应。

    无数生存于海底的海族被那哭声与动荡的海浪惊得纷纷浮上海面,有的甚至爬上了岸。

    鱼群开始大量死去,银色的鳞片仿佛不停自天空中落下的雪花,在漆黑的海面上闪烁着点点银光。

    贝利尔:……

    万万没想到利维坦的哭声在现实中竟然有这么大的杀伤力,贝利尔心虚地摇了摇尾巴,这才想起之前从梦境中离开的时候,他似乎忘了跟利维坦打招呼,还气冲冲的_(:з」∠)_。

    而按照利维坦那一根筋的脑回路,或许可能大概没准会以为……自己不要它了。

    想到上次于梦中探望利维坦时,它就一直在等着自己,显然极为期待他的到来,贝利尔的良心忽然有点痛。

    那种养了个傻儿子的无奈感又不知不觉冒了出来,贝利尔无声叹了口气,终于闷头扎进了漆黑的海面。

    黑暗的完全无法被任何光明照耀到的大海深处,把自己裹在泡泡中的贝利尔,很容易就找到了利维坦。

    说容易,是因为利维坦并没有缩小自己的身体,所以有着大海三分之一大小的它,自然十分醒目。

    不过身体太大了,想找到它的脑袋就不那么容易了。

    小爪子在利维坦无比粗壮的身体上抓了一把,那比挠痒痒还不如的细微感,并没有引起利维坦的丝毫注意,连绵不绝的巨大哭声仍旧在海底反复回荡,听得贝利尔整个神都不好了,忽然有点理解之前在水晶天,上帝为什么那么快就给他开门了。

    废了一番功夫终于找到利维坦比山还大的脑袋时,贝利尔好气又好笑地发现,利维坦竟然一直在睡觉,那哭声也是它在睡梦中不自觉发出的声音,一时间简直不知道说利维坦什么好。

    小爪子在利维坦巨大的脑袋上拍了下,把它脑海中的梦境打散,原本一直在梦境中哭着等贝利尔的利维坦,终于逐渐清醒过来。

    虽然醒了过来,它的眼泪却并没有停,甚至还因为哭得太急打了几个嗝。

    利维坦的身形太大了,对别的生灵来说可能会显得可爱又可怜的动作,却险些把裹在水泡泡中的贝利尔掀翻出去。

    雪白的尾巴瞬间变得长长的,“啪”地一声甩在利维坦哭唧唧的脸上,贝利尔终于不耐地“啧”了一声,“快别哭了!本来就长得丑,再这么哭下去万一变得更丑了怎么办!”

    巨大的哭声戛然而止,虽然贝利尔的声音又细又小,但对于这寂静深海极为熟悉的利维坦,还是立刻听到了那声语调熟悉的斥责。

    黄橙橙的竖瞳猛地张开,利维坦在这漆黑的海中找了一圈,直到面前再次传来一声细小的哼声,利维坦才终于发现那正飘在它鼻尖上的一个比它一个鳞片还小的水泡泡,和那包裹在水泡泡中又软又小的毛茸茸。

    “贝,贝利尔?”巨大的蛇瞳几乎快瞪成斗鸡眼,利维坦犹疑地看着那水泡泡中的雪白身影。

    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让利维坦摸不着头脑了,贝利尔索性又抽了一尾巴过去,懒洋洋道:“是我,赶紧变小点,之前教你的变身魔法都被狗吃了?”

    虽然不知道狗是什么,但已经被贝利尔抽出条件反射的利维坦,在贝利尔话音刚落的时候,就迅速缩小了身形。

    终于不用再站在利维坦的鼻尖上了,贝利尔指挥水泡泡带自己来到利维坦的脑袋上,在那里坐定,这才用小爪子拍了拍利维坦细长的脑袋,“走,我们去海面上。”

    但连权天使们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们的数量竟然有那么多那么多,直到天使长们巡视完整个天国,还没有统计出十分之一的权天使数量。

    这无法不令权天使们感到着急,生怕贝利尔大人回来时会对他们感到失望。

    不过即使如此,他们也还是无比期盼贝利尔大人能够早些回来,带领他们共同建设水星天。

    但令权天使们没想到的是,在天使长们巡视完天国时,他们等来的并不是权天使长贝利尔大人,而是与他们共同驻守月星天的能天使长阿斯蒙蒂斯大人。

    阿斯蒙蒂斯大人告诉他们,贝利尔大人目前还有事,暂时还无法回来,并交代权天使们在贝利尔大人回来之前,先同能天使一起把水星天的地形、地貌以及所有可利用资源都统计出来。

    虽然阿斯蒙蒂斯大人并不是权天使长,但在贝利尔大人暂时未归的情况下,权天使们还是听话地先按照阿斯蒙蒂斯大人的命令办事去了。

    贝利尔大人没回来的第一天,权天使们心情低落地又统计出了一小部分本阶级天使的数量;

    贝利尔大人没回来的第二天,权天使们的效率比前一天还低,十分担忧自家天使长大人;

    贝利尔大人没回来的第三天,权天使终于彻底乱了套——因为没有记录用具的关系,负责统计人头数的权天使终于把自己也绕糊涂了,再加上这几天中有不少权天使都跑去水星天南境各个地方发掘资源,负责数数的权天使也记不得究竟哪些统计过了,哪些没统计过,一时间简直急得快要哭出来。

    他们也不可能什么事都跑去找阿斯蒙蒂斯大人,阿斯蒙蒂斯大人是能天使长,不是他们的天使长,他们也不好一而再再而三地去麻烦那位大人。

    因为此,整个水星天南境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紧张氛围中。

    对这些一无所知的贝利尔,就是在这样一个人心惶惶的时刻,踩着软绵绵的雪白云床,金光闪闪地降临在了水星天南境最大的蓝宝石湖畔。

    “贝利尔大人QAQ!!!”

    翘首以盼终于把自家天使长盼回来了,几乎快成望夫石的权天使们立刻放下手中的事物,纷纷向贝利尔的所在地聚集过来。

    刚想把权天使介绍给拜蒙的贝利尔:……

    这一个个都泪眼汪汪好像几辈子没见过他的神情是怎么回事???

    看到贝利尔归来,权天使们都激动得不行,但炽天使的等级与他们相差实在太大,所以即使贝利尔是他们的天使长,在面对这位大人的时候,权天使们也还是不敢太过放肆。

    一阵纠结之后,权天使们终于把负责统计人头数的某位权天使推了出来,当做他们的代表。

    那是一位有着水蓝色双眸淡蓝色齐腰长发的双翼天使,五官是天使这个种族所特有的精致柔美,在权天使中极为出挑,但令贝利尔注意到他的却不是那已经令他审美疲劳的长相,而是这天使在面对他时,不同于其他权天使的罕见的镇定。

    虽然没想到会被同伴们推出来独自面对贝利尔大人,那天使却也不怵,径自提着雪白的衣袍,步履轻盈地来到贝利尔面前三步远的地方,虔诚地躬身行礼,“贝利尔大人,我是权天使拉斐尔,仅代表权天使们,欢迎您归来。”

    拉斐尔?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贝利尔曾经虽然也看过不少人类所杜撰的神话传说,甚至还专门研究过各个神话体系,但他更感兴趣的是那些神明所创造的世界和创|世的方式,对神话中神明以外的名字,只能记住几个印象最深刻的。

    就比如在希伯来神话中,他除了对上帝的研究最透彻外,印象最深刻的,就只有在后世文娱作品中作为魔王出现次数最多的路西法,也就是现如今还未堕落的炽天使长路西菲尔。

    至于拉斐尔这个名字,他虽然有些印象,却也只记得这似乎是一位十分有名的天使,具体因为什么有名,他却没有太多印象。

    索性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所以贝利尔在听到拉斐尔的名字后,只是微微晃了一下神,很快便微笑着对拉斐尔和他身后望不到尽头的权天使们认真道:

    “让你们久等了,我回来了。”

    虽然十分想偷懒,但面对那么多双写满殷殷期待的眼睛,贝利尔还是不得不先扛起作为权天使长的责任。

    这对曾经自己吃饱全家不饿从来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的贝利尔而言,多少有些新奇。

    不过,在得知权天使们目前的开荒进度后,原本充满雄心壮志的贝利尔忽然就萎了。

    ……竟然连一半权天使的数量都没统计完,甚至还得从头开始重新统计,你们确定不是在逗我?!

    一脸无语地看着脸色微红把这件事汇报给他的拉斐尔,贝利尔头疼地揉了揉额角,略微沉吟了一会儿后,扬声对整个水星天的权天使道:

    “权天使听令,自即刻起,以一百人为一组,十组为一队,自行选出百夫长、千夫长,统计各队天使的名字、形貌、特长,并为之编号,再往上以此类推。”

    “拉斐尔,”他看着面前被众权天使推举出来的统计负责人,多少清楚拉斐尔在权天使中有着一定的威望,“你现在立刻带一队权天使去月星天,找加百列借写纸过来,没有记录的工具,根本无法精准地统计出如此庞大的天使数量。”

    没想到看着软绵绵的贝利尔大人也有如此雷厉风行的一面,拉斐尔怔了下,立刻对贝利尔道:“加百列大人之前曾派人送来过一些用作记录的东西,但我们还没研究明白怎么用。”

    贝利尔:……

    “在哪里?”这一刻贝利尔发现,他似乎真的高估了这些新生的天使。

    不过也是,连别西卜和加百列都是在他的提示下才知道还可以如此记录文书,这些刚诞生没多久的权天使们,会对这纸束手无策倒也不是不可能。

    话虽如此,但面对这些几乎是一片空白甚至有些蠢萌的权天使,贝利尔还是觉得有点心塞。

    应贝利尔的要求,拉斐尔很快把他带到了月星天与水星天的交界处,那堆积在此处的数量众多的纸张,远远看上去几乎与水星天雪白的地面没有任何区别。

    还不待贝利尔开口,一直跟在他身后的拜蒙就主动拿起几张纸递了过来,“殿下。”

    拉斐尔闻言怔了下,显然对“殿下”这个称呼有些惊讶,也这才终于敢把目光落在那位从刚才起,就随贝利尔殿下一同出现在水星天的五翼智天使身上,水蓝色的眼底闪动着好奇的光芒。

    拜蒙见状,微笑着对拉斐尔点了点头。

    接过那几张纸,把他们俩这微小的互动看在眼中,贝利尔这才想起来还没把拜蒙介绍给权天使们,当即对拉斐尔道:“这是智天使拜蒙,原属路西菲尔麾下,从今往后会一直跟在我身边,做我的副官。”

    说这话时,贝利尔特意用了扩音魔法,令整个水星天的天使都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一直跟随贝利尔、拉斐尔来到此处的权天使们闻言,都好奇地望着立于贝利尔身后的拜蒙——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五翼的智天使,而且这位原本还是天国副君路西菲尔大人麾下的上三级天使。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